胜游亚洲

胜游亚洲

胜游亚洲二维码

胜游亚洲

胜游亚洲手机版

胜游亚洲 > 都市游戏 > 男人三十 >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韩岩和月静美!
    ---无广告游戏---<!--go-->
    “可是,我还是想上艺术类学校,魔都戏剧学院和京都电影学院,我都想。”韩真真嘟了嘟嘴。
    “这两所学校的入学分数很高,你以为真的那么简单吗?”周若云笑道。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现在不想这些,先努力学习。”韩真真忙说道。
    “先吃饭,吃饱了才有力气学习,阿姨也没吃呢,和阿姨一起吃点。”
    “嗯嗯!”
    很快,周若云和韩真真开始吃饭,而他们能够心平气和,并且韩真真不再伤心,这让我心下一定,当然了,我也希望孩子能够好好的。
    下楼后,我走到外面水泥地,韩岩现在还坐在板凳上,脚边已经有好几根烟了。
    “韩哥,你不是说到家里就不抽烟吗?”我拿起一张板凳,坐在了韩岩的身边。
    听到这话,韩岩忙把烟熄灭,随后叹息道:“哎,我真的不了解我女儿,我本来我以为我很了解,但是没想到有些话,她说给了你爱人听,偏偏我却不知道。”
    “陈哥,真真不告诉你,是怕你生气,若云也不知道你会反应这么大,估计他以为你知道这件事。”我尴尬一笑,随后说道。
    “刚刚是我冲动了,让你爱人也受到了惊吓,想不到我这把岁数,还会做出这么失态的事情。”韩岩苦涩一笑。
    “韩哥,吃点饭吧,先填饱肚子,真真和若云,我刚带饭上去,她们吃了。”我说道。
    “嗯,谢谢你,我女儿还好吧?”韩岩点了点头,接着说道。
    “挺好的,若云安慰了,没什么大碍。”我解释道。
    “哎,小陈你们有些事情是不知道,我女儿一直想见她妈,是我不想她见的,我不想我女儿走她妈的老路,记得几年前,我女儿放学,我没有接到她,后来我才知道是她妈去接了她,带她去玩了。”韩岩叹息道。
    “还有这事,难道真真的妈妈就在魔都吗?”我眉头一皱。
    “她是魔都人,当然在魔都了,只是她具体现在做什么,我不知道。”韩岩继续道。
    “韩哥,虽然当年或许你前妻的确不对,但她毕竟是孩子的亲生母亲,我觉得该见还是要见见的,你看孩子到了十七八岁,都会有一些叛逆的心里,她一直在你面前是乖女儿的模样,你知道她内心深处在想什么呢?你越是让她和她妈妈保持距离,她就越想见,甚至会对她妈妈的过去,充满好奇和渴望,想知道当演员到底是怎么样的。”我说道。
    “所以,我就是怕孩子妈给孩子灌输一些不好的思想,三年前我搬离市区,除了孩子身体的确不太好,老会敏感,就是怕她们母女趁着我上班频繁见面,这也是我辞职,带她回老家的原因之一。”韩岩说道。
    “先吃点饭吧,老爷子和老太太现在也不好过。”我开口道。
    听到我的话,韩岩微微点头,随后起身走进了屋内。
    “爸、妈,刚刚是我不对,让你们操心了。”
    “你这孩子怎么不让人省心呢,看你把我孙女和周小姐给吓得。”
    “我、我就去道歉。”
    “先吃饭,吃完再去道歉!”
    “哦哦!”
    很快,韩岩开始吃饭,而韩岩的举动也是我愿意看到的。
    其实父女之间,本来就没有什么隔夜仇,当韩岩上去道歉,周若云开了门,父女间暂时化解了一些情绪上的矛盾。
    下午有周若云陪着韩真真,我比较放心,不多时,屋内就有一些朗读声和一些语法的讲解,时不时还会有欢声笑语。
    我和韩岩相视一笑,显然对这个结果很满意。
    “小陈,真的谢谢你,我女儿平常一个人或许的确有些果断,你爱人陪着,她笑容也多了。”韩岩由衷地开口。
    “你别再让真真哭了,让她认认真真地完成这次的考试,过一个好寒假。”我说道。
    “嗯。”韩岩点头。
    马上就要考试了,而高三的上学期结束,下学期就是明年,到时候学习任务会更加艰巨,到底能考出什么成绩,就要看孩子有多努力了。
    下午,我和韩岩在湖边钓鱼,到了这种时候,我打开了话匣子。
    “韩哥,你当初和嫂子是怎么认识的?”我问道。
    “她叫月静美,可不是你嫂子了。”韩岩纠正道。
    “月静美?魔都电视台新闻娱乐主持人月静美?她是你前妻?”我吃惊道。
    我去,这月静美也就四十两三岁吧,在魔都,谁不知道这个大名鼎鼎的主持人?
    “对,是她。”韩岩点头。
    “她、她居然是你的前妻,韩哥我真不知道,这太意外了。”我诧异道。
    “我也很意外她会这些年混的风生水起,成为一个知名的主持人。”韩岩开口道。
    “可是韩哥,真真知道这件事吗?”我问道。
    “她知道,不过我不会给她看电视的,我不想她太关注她妈,我说了,什么时候大学毕业了,能自立更生了,她要去找她妈没问题,但是现在,一切都必须以学业为重,不能为了她妈耽误学习,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月静美会对真真的影响这么大,会让她有打算去考艺术类院校。”韩岩继续道。
    听到韩岩这话,我微微点头,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在我脑海开始清晰。
    “这么算的话,韩哥你和你前妻差了十岁,你她生真真时,二十五岁,而你是三十五岁。”我问道。
    “对,差不多。”韩岩点了点头。
    “二十五岁,在魔都人眼中,结婚算比较早的,思想上说不成熟,也应该有些成熟了,你确定是她真的出轨了吗?”我问道。
    “以前的事情,特别是这件事,我不想重提,反正我和她已经离婚了,女儿是我带大的,至于我爸妈,我也不想和他们细说,你就别打听了。”韩岩说道。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    后续的时间,我和韩岩一边钓鱼,一边聊着,而这时候,谈到了创耀集团,或许是韩岩对我的工作和创耀公司也有些好奇。
    “哦,你刚到采购部,就遇到了吃里扒外的主管和助理?”韩岩一挑眉。
    “是呀,这就等于一颗老鼠屎掉进了米缸,采购这种事情,谁能说得清呢,有利可图,不就是人的本性吗?”我笑道。
    “还好及时发现,否则这亏损可不小。”韩岩笑了笑,随后继续道:“不过小陈,如果是我,我肯定早就剔除这种公司的蛀虫了。”<!--over-->---无广告游戏---